深圳小说网 都市言情 一世朝华 一世朝华_分节阅读_7

一世朝华_分节阅读_7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一世朝华| 作者:七月渔阳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话,也郁闷道:“等你成仙或许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银狼一愣,然后道:“一定要成仙才行?”

    我在心底思索了一下,觉得银狼成仙了,不管仙级怎么样,只要跟大哥或娘亲撒撒妖,或者绝食吓唬他们下,他们总会妥协的,于是便点点头。

    银狼的脸上迅速的遮上了一层灰败,过了片刻后,他十分认真的看着我道:“十八,从明天起,你也要认真修炼,争取早点成仙。”

    我摸摸鼻子,欺骗银狼的感觉越来越不好了,可是又不能透漏自己的身份,于是只能说一半留一半的遮掩道:“成仙对我倒是没什么打紧的,我本来就是仙,不过怨了小错被罚下来的,等历了劫,我还能回天上的。”

    银狼愣愣的看着我,琥珀色的眼眸盛满了不可置信:“那你历完劫就走……”声音里带着丝丝的受伤。

    我的心头一酸,抬眼看他有点陌生的眼眸,心底有些慌张,实在不想银狼因为这事而跟我生分了,便厚着脸皮,快速地在他的唇角轻轻的亲了一下,然后低下头,感觉到凝在自己头顶的视线越来越炙热,便一把推开他:“快走,回你的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银狼被我推的远了,他站在原地看我道:“我只问你一句,你对我……会不会变?”

    我的耳朵根烧红,心底晓得银狼是怕我回了天上会变心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担心和不安,让我的心底诡异的升起了一丝甜蜜的满足。

    银狼杵在原地等着答案,我用力的将他朝门口一推,只觉得他要是再这样眼巴巴的看下去,我浑身的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放,便只能低声回答他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平常银狼的耳朵极其灵敏,哪想今天竟然像是失聪了一样,愣是没听到我的回答,直着耳朵就要走过来:“十八?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脚步逼近,我就像炸了猫的猫儿,恶声恶气地回了他一声不会!

    银狼停下脚步,站在洞门口看着我傻呵呵的笑。

    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原来他是诈我多说一次,正要发火,就听他别样扭捏的低喃了一句:“我会努力修炼的,十八……”

    我脸庞火烧,紧张又甜蜜的东西溢满了心房。

    银狼闪亮亮的琥珀色眸子瞅了我一眼,侧过脸去,扭着大尾巴三步一回头的走了。临了还站在我的洞口,来了一句:“十八,这两天就不来找你了。我……”他的声音微微一顿,便停住了。

    我支起了耳朵细听,便捕捉到了洞外微弱而稳定的鼻息,心里知道银狼还在那里,便应了一声知道了。

    银狼低低的嗯了一声,渐渐的走远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空荡荡的岩壁发呆,习惯了有银狼陪伴的日子,猛然的分离,令我有一些寥落和不习惯。

    我在窝上滚了两滚,实在不知道银狼闭关的这几天自己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也许偷偷回一趟凤凰谷不知道可不可以?

    许是因为太想念了,我在不知不觉睡着的时竟然听见了两声鹤鸣,清朗而悠长的调子自从下凡来再没有听过,乍一听,真是十分怀念。

    鹤鸣越来越近,越来越清朗明显,仿佛就在耳畔一样,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梦中两只白鹤从洞外优雅的飞了时来,翩翩落地的时候,便化成了两个唇给齿白的小侍童。

    我心底有点疑惑,这不是大哥身边的鹤清鹤明吗?怎么到这里来了?

    鹤清鹤明走到我的床边跪下行礼道:“鹤清鹤明奉大凤主之命,前来迎接四凤主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十分疑惑的从床上爬了起来:“咦,我不是在做梦吗?”

    鹤清露齿一笑:“凤主是在做梦不错,鹤清已经点了香,难让凤主睡的久些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还是有许多顾虑疑惑:“不是说没历完劫不许回天上吗?”

    鹤明眨眨眼,浅笑道:“天条又没说不能在梦中回天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,也就是说我能经常回凤凰谷了?!”我瞪大了眼睛,惊喜非常。

    鹤清的脸微微扭了一扭,道:“经常不行吧,虽然咱们是钻了天条的空子,但是太频繁,就扫了天族的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虽然心中有些失落,但还是非常欢喜的,只要想想能回家看看爹爹娘亲和大哥,就怎么也平静不下来。连忙跳下了窝:“多点些香,我许久未曾见过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鹤清点点头,走到一边点香,鹤明却拿出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紫金塔放到‘我’的跟前,对我道:“大凤主恐四凤主回凤凰谷,凡间的肉身会没人保管,随意特地让小的将这玲珑塔拿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深觉得果然还是大哥想的周到。

    鹤清鹤明忙完了,鹤清化出了原身,展开了翅膀对我道:“四凤主还请上来。”

    派派小说九莜公子手打,转载请注明。

    七里树林,十八洞16

    鹤清明忙完了,鹤清化出了原身,展开了翅膀对我说,四凤主还请上来。“

    我跳了上去,鹤清扑棱了两下翅膀就载着我随着鹤明翩然起飞。

    我眼看着绵延七里的桃花渐渐的消失在了我的眼前。鹤清带着我穿梭过了奔腾的云海,直直的向凤凰谷飞去。

    我坐在鹤清的背上,看着身下云海滔滔,心中颇为激动和紧张,暗自思索着一会见到大哥该怎么样将银狼的事情说给他听。想来想去,原本让我信心满满的说辞和办法,在越靠近凤凰谷的时候,却越让我没底。

    氤氲的云海渐渐的淡薄,在视线的尽头,金芒照耀,再近些,便是通天的高大梧桐。

    鹤清加快了速度,与鹤明一起飞到了梧桐树上那最大最柔软的树窝中。

    我一看那熟悉的树窝,眼眶酸酸的,要是没有下凡,现在的我恐怕还在大哥的脚边打滚撒娇。

    我等鹤清飞到树窝旁,便迫不及待的跳到树窝里打了个滚,柔软的羽毛垫了厚厚的一层,满鼻息都是熟悉的味道,真想一辈子呆在窝里。

    “玥玥。”

    我一惊,连忙回过头去,果然看见了一只美丽至极的凤凰立在窝边,看着我。

    心中欢喜非常,重逢的激动让我忽视了大哥莫测的脸色,欢呼一声,就扑入了他张开的翅膀中,把眼泪什么的都糊到了他美丽的羽毛上,撒娇道:“大哥,我可想你了!!!!”

    大哥一顿,慢慢的用翅膀拍着我的背,低低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不好意思的在大哥的怀里扭了扭,刚刚把大哥漂亮的羽毛给弄脏了,也不知道大哥发现了没,有点心虚的向上看去,却与大哥好笑的眼神撞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我呐呐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大哥头顶上的翎羽温柔的垂了下来,轻轻的啄了啄我的脸颊:“大哥很想你,非常想。”

    我仿佛能感觉到从大哥身上传来如海般深沉的思念,心头微微一酸,将脸颊埋入大哥蓬松的羽毛中:“爹爹和娘亲呢?”

    大哥叹了一口气,眉宇间极是无奈:“爹去下了一大摊子的事情给我,自己带着娘跑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大哥的话里尽是无奈,不由得扑哧一笑,羞涩的拽了两下他的毛:“哥。我要跟你说个事。”

    大哥嗯?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脸颊微微发烫:“我在凡间遇见了一只笨妖。我喜欢他——”

    空气里莫名沉郁的气氛让我疑惑的抬头,大哥美丽的红眸里暗光流转,很慢很慢地问我:“你喜欢他?”

    我十分羞涩的点头。

    大哥许久没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我感到不对劲的时候,才看见大哥的脸上闪过极是受伤的神色,低醇的声音响在耳畔,丝丝缕缕,缠缠绕绕,拽的我的心尖都沁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“玥玥……你,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|派派小说论坛夏恋天使手打,转载请注明|

    七里树林,十八洞17

    直到我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,才看见大哥的脸上闪过极是受伤的神色,低醇的声音响在耳畔,丝丝缕缕,缠缠绕绕,拽的我的心尖都沁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“玥玥……你,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一字一句,低沉又低缓,仿佛心尖被扯裂的呻吟。

    我一愣,慢慢的抬头,对上了大哥宛若宝石般的红眸。深深沉沉的暗色从他的眸底渐渐的蔓延,让我感到莫名的心慌——

    “大——哥”

    美丽的翅膀缓缓地张开,铺天盖地的遮在了眼前,暗沉的红眸溺着不知名的光芒,仿佛我的世界就只能有一个他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?”我慌张的退了半步,大哥徒然的收紧了翅膀,将我纳入了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哥不许你有了他就不要哥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底莫名一松,像是从某种困境解脱出来了一样,我抱住了大哥的脖子,在他的脸颊上响亮亮的吧唧了一口:“谁都比不上我大哥。”

    大哥一愣,红眸微闪,竟然有些羞涩。我笑嘻嘻地在大哥的另一边脸颊补上了一口,红光一闪,大哥幻城了人类男子的模样,站在我眼前,白皙的手指轻轻地在唇角一点,光华流转的眸子,静静地看着我,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一愣,见大哥还指着自己的唇角,才恍惚明白了他的意思。心底竟然有些小羞涩,慢慢蹭过去,在他的唇角又轻又快地碰了一下,然后退步离开。

    大哥的红眸闪亮,粉嫩的舌尖舔了舔我吻过的地方,然后轻轻地揽过我,亲了亲我的脸颊:“等玥玥历完劫,我就要把玥玥藏起来,谁都不给看。”

    我被大哥充满孩子气的话给逗笑了,便问道:“大哥想把我藏多久?”

    湿润的指头抚摸过我的脸颊,我听大哥漫不经心地道:“藏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我一乐,摇头拒绝:“才不要,大哥真讨厌。”

    大哥的红眸微微一黯,然后缓缓而笑,亲了亲我的嘴角:“该放你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舍的在大哥的怀中打滚,鼻尖满是他温暖的体香,滚滚的嗅一口,只觉得心都跟着安定了下来:“那大哥你要记得跟爹爹和娘亲说我想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大哥一笑,揉弄着我头顶的发丝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抱着大哥的腰,不舍得离去,拖得一会是一会:“那爹爹和娘亲回来了,大哥要是没事,要记得下凡看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大哥眉间弥漫着淡淡的无奈,大哥又道:“其实娘亲可能又怀了,嫌凤凰谷闷,爹爹才放下了许多事情,专门陪她四处转。”

    我从小就很是羡慕娘亲得了爹爹这般好的夫君,如今听到娘亲可能又怀了,惊喜非常:“那我岂不是能有个弟弟或者妹妹?!”

    我在心中庆幸着自己终于要把带了几万年的老幺石头摘掉了,却感觉大哥不如我一般的欢喜,心中疑惑,抬眼看去,大哥还是看着我温暖笑。

    鹤明翩翩飞来,立在云端低身行礼:“大凤主,四凤主,该起行了。”

    大哥一顿,慢慢地瞥了他一眼:“下面完了?”

    鹤明恭敬的答了一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|派派小说论坛夏恋天使手打,转载请注明|

    七里树林,十八洞18

    大哥一顿,慢慢地瞥了他一眼:“下面完了?”

    鹤明恭敬的答了一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了一眼大哥和鹤明,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心底到底是没有多少兴趣的。

    下凡的时刻来临,我不舍狠狠抱了一下大哥,大哥揉揉我的头发,低头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口悄声说:“玥玥历劫小心点,哥有空就看你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红着眼眶看了大哥一眼后才磨磨蹭蹭的跳上了鹤明的背。

    鹤明带着我偏偏起飞。

    大哥立在窝边,红宝石般的眸子织缠着不舍的光芒。

    高大的通天梧桐被氤氲的云海渐渐地遮掩,我眼看着大哥的面容渐渐地模糊直到消失不见才扭转过脑袋。

    鹤明清啼了一声,翩翩然,优雅地穿梭进了云海。

    我心中虽然对凤凰谷分外的不舍,此时却也期盼着能早点回到七里桃林,于是便频频向下张望。

    鹤明忽然道:“四凤主,我有事情禀告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心底有点疑惑,隐隐的猜测,可能跟刚刚那番对话有关。

    鹤明微微顿了一下,似乎想了一会措辞才道:“四凤主今日有一难劫。”

    我一惊,心底隐约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:“你怎么知道的?!”

    “是大凤主私下找了星阁司的司长,才得来的消息。”鹤明安慰我道:“不过四凤主不用担心,此劫难数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猛然的想起刚刚大哥漫不经心的询问,连忙拽着鹤明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鹤明痛呼一声:“四凤主,羽毛羽毛!”

    我松开了手,又问了一次,鹤明扭过头看了我一眼,黑眸里闪过犹豫,道:“凤主,劫数是不能询问的,若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你到七里桃林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鹤明这么说,我的心底越是心焦,忍不住要再询问一次时,七里桃林已经在我面前露出了一个隐约的轮廓。

    我耐下心中疑问,鹤明飞快的带我飞到桃林,待我跳下他的背才道:“四凤主留步,大凤主还有一句话要交待。”

    我只得停住了脚步回头看鹤明。

    鹤明道:“大凤主吩咐四凤主在凡间一切小心,莫要轻易信人。”

    我微愣,听是寻常的交待,便不耐烦的回答:“知道了,知道了!”一边飞快的转身入林。

    满目娇艳的桃花不知怎么的,在今日看来竟然有些微的寒意,我隐约的听见鹤明在我的身后追着嘱咐:“凤主!要记得!”

    我没心回答鹤明,只一心飞快的跑入林中。

    只是,越深入的时候,心中越是不安,隐隐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等我站在心里桃林,十八洞的面前时,终于明白又哪里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的立在了原地,眼前的景象让毫无防备的我脑中发蒙。

    这——

   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!

    原本参差耸立的十八洞纷纷倒塌,像是被一张巨大的手掌压塌了一样,空荡荡的。呼啸的冷风穿梭过桃林吹来,呜呜的响声,仿佛是桃林悲恸的呜咽。

    |派派小说论坛夏恋天使手打,转载请注明|

    一世朝华七里树林,十八洞19

    原本参差耸立的十八洞纷纷倒塌,像是被一张巨大的手掌压塌了一样,空荡荡的。呼啸的冷风穿梭过桃林吹来,呜呜的响声,仿佛是桃林悲恸的呜咽。

    我浑身僵硬的迈了两步,凄凉的冷风吹得我从心底泛出刻骨的冷意。眼眶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涌了上来,迅速的模糊了我的视线。

    胸口空荡荡的,呼啸的冷风灌入,我没有发现洞友们的妖尸。一丝侥幸在我的心中如同疯狂藤蔓般的滋长蔓延。

    或许藤蔓还没有死,或许他们还在下一息尚存!

    我发了疯般的快跑到银狼的十六洞跟前,徒手挖掘的第一下才发现,自己现在不过是元神之身。只能返回了十八洞,取了被玲珑塔妥善保管的肉身出来,返回了银狼的十六洞。估摸了一下银狼窝的位置,然后开始一下一下,快速的挖掘。

    从指尖传来的痛感让我心尖疼痛到麻木,一心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挖出银狼来,只要想起他或许在地底,就剩下了一口气。我就不能停下自己疯狂的动作。

    指尖渐渐的出了血了,我隐约的看见被我刨出来的土带着艳红的血迹。

    我徒手挖掘出了一米深的深坑,正要继续的时候,手腕却被一双手牢牢的握住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两秒,然后狠狠的将那人推开,继续用力的刨土。

    “十八!别挖了!”声线幼嫩的嗓音透着惊慌,和一丝丝难以察觉的柔软情绪。

    有谁从背后扑了上来,死死的抱住了我的腰,将我拖出了深坑。

    我怒极就要向身后的人使出杀招,一回头,梵音稚嫩的脸庞就映入眼中。

    一秒的愣然后。

    我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胸臆间充斥满了惊喜,我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肩膀,声音里带着难以抑制的哽咽:“梵音,你没死!银狼呢?!大家呢!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!”

    梵音的脸僵了一下,幽幽的黑瞳看着我的时候,流露出了一丝我不明白的怜悯。

    梵音软软的唤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“十八”

    他呼呼里的余韵让我浑身冰冷——

    我松了手,推开了他:“银狼没死,我要去救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梵音从身后飞速的奔过来,挽住了我的双手,怒吼:“你的指尖已经露出白骨了!!”

    梵音的怒喝让我微微楞了半秒,指尖已经血肉模糊,隐隐的露出了森森的白骨。

    可是一向最怕疼的我,竟然连一丝的疼痛都没有感觉到,只要想想银狼可能处于生死一线的危险中,这点的疼痛,怎么能让我放在眼中?

    我冰冷的甩掉梵音的手,转身就向先前挖的深坑里走去。再有三四米,就应该能挖到银狼的窝了。

    就算……就算,

    我浑身战栗的想到最糟糕的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银狼……那我也能把他救回来!只要有爹爹手上的招魂灯,不敢怎么样,都不会让银狼消失于世间的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起,我那颗在汹涌浪尖上摇摇欲坠的心也安定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他没死。”梵音在我身后冷冷道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两秒。

    “事变前,十六不在这里。”梵音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,骗我?”我慢慢的回过头,几乎抑制不住指尖紧张的颤抖,问的也极是小心谨慎,就怕下一秒,得了一个自己不能接受的答案。

    梵音的黑瞳里尽是冷然,绷着一张小脸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却相信了,几乎狂喜的扑过去,抓着他:“那大家呢?”

    梵音不说话,幽黑的眸子看着我,几许悲然流淌。

    “梵……音?”我磕磕巴巴的唤他的名字,胸臆中猛然涌起的不祥预感,让我非常害怕他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“十八洞被莫名的力量铲平,大家……没能逃出来。”梵音缓缓地说着,许是见我的脸色太过难看,才微微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一下跌倒在了地上,愣愣的看着梵音——

    梵音也看着我,甚少有表情的脸上,望见空荡荡,被铲平平地的十八洞,也露出了几许悲伤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从十指尖传来痛彻心扉的疼痛让我回过神。

    我茫然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走向十七洞,梵音拉了我一下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