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小说网 都市言情 主治医师 主治医师_分节阅读_5

主治医师_分节阅读_5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主治医师| 作者:棋子和松子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他喋喋不休地讲述过往,讲述未来,声音由大到**,最后渐渐**了微微的鼾声。

    她**心地**出身来,给他盖好被子,踮着脚,走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天**微亮,她和一脸疲惫的冯****坐在医院**口的永和大王喝豆浆。这天晚上冯栎被折腾得不轻,估计也是一晚没xx,看上去眼袋松垮。欧杨珊不知道这时候她找自己来**嘛,就低头搅拌着豆浆,看着漩涡发愣。

    冯栎几次**开口,最终还是叹口气,败下阵来,“其实我也知道,这事儿跟你没**,我找你出来也是没办法,闹**这样,一时也控制不住。冯烁那**子不管不顾的,我里外都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欧杨珊继续埋头制造豆浆漩涡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她醒了,哭着要找冯烁,伤口挣开了都不管。冯烁哄了她半天,又打了安定才消停。现在满医院的人都知道是因为冯烁抛弃她,她才自杀的。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,什么都说,胡话连篇,再闹下去,对你们谁都不好。要不,你先别出现,我已经和韩**谈好了,等情况稳定了,立刻转院,”

    欧杨珊想了想,觉得也没别的办法,只得点头同意,“行,我请两天事假。”

    她正在**口掏钥匙,**被**地一把拉开,冯烁冲出来抱住她,“你去哪儿了?怎么不叫我?”

    她抬头,就看到他一双眼红肿肿的。

    “哭过了?”欧杨珊问。

    冯烁****眼,不说话,头埋在她的脖颈,青青的胡渣儿扎红了她的脸颊。欧杨珊拎着早点,半张着手臂,任他抱着。

    等冯烁吃饱洗好一身清**后,欧杨珊说:“你去多陪陪她罢,她是病人,我没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韩颖佳再次清醒过来,她和冯****聊了会儿,同意不闹了,只是提出要见见欧杨珊。她很乖地跟冯烁说:“我就是想再看看她,看看她到底哪里值得你去**。”

    冯烁拒绝了,他跟欧杨珊说韩颖佳的眼神让他莫名地恐惧。

    欧杨珊知道那种背叛的滋味,她体会过,也记得那些伤痛。

    她想,让她发泄一下也好。

    韩颖佳见冯烁陪着欧杨珊来了,浅浅一笑,“烁烁,你能先出去吗?我想和她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欧杨珊见冯烁有些犹豫,对他说:“没事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转院。”韩颖佳打量了她一番后,才开口说,“虽然我看到你就觉得**,但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。不过只要我活着,就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可真直接x,欧杨珊忍着笑,说:“那**嘛自杀?**就看不到他了,你能舍得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,绝对不会的。冯烁哄着我,可眼里满是不耐烦。他**跟我姨妈说,闹大了吃亏的是我。我不怕,我xx自己这一刀的时候就想好了,不**得你们身败名裂,我是不会罢休的。她是有本事把这层楼封了,可只要我一出去,你们就不会有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韩颖佳躺在病**上幽幽地盯着她,“我求过他,求过他的**人,他的朋友,甚至求过你,不过我想通了,求你们**嘛?你们都是冷**动物,我只能靠自己。你知道吗?我是对着你的照片xx的那一刀,**让所有的人都知道,你是个什么样的人,冯烁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就为这个自杀?欧杨珊都替她不值,“何苦呢?你发个匿名信,贴个大字报,不就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能吗?他们跟我父母商量好了,要送我出国,**里连网络都给断了。我每天就躺在房间里**,想着怎么让你们**,比我更**。”

    “**了,我觉得你需要心理医生。我向医院汇报,你好好休息吧,我还有事。”欧杨珊越听越觉得这孩子是**得走火入魔了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,**我把我姨妈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韩颖佳的姨妈进来后,韩颖佳说:“姨妈,她是我的主治医生,也就是抢走冯烁的那个**人。”

    很及时和应景的耳光,欧杨珊**着脸苦笑,为什么都**打耳光呢?再说了,要打也是打男的罢?

    “你**什么?”冯烁冲进来,推开想继续下手的姨妈,怒视着韩颖佳,“你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欧杨珊趁机掩面离开。

    她估计已经被刺**得**木了,不生气,不觉得羞辱,也没**到委屈。这两天发生的事情,就像是看电影,不过有个角**跟她同名而已。她同情韩颖佳,被**情伤得**穿肚烂,还是放不开。报复又能怎么样呢?别人根本不在乎你,到头来最痛的还不是自己?

    正胡思**想着,冯烁推**进来。

    “赶紧敷上。”他拿了冰袋压住她的脸颊,“给她开医嘱,让她马上走。”

    “**,她现在各项体征还不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她**神好像有点问题疼吗?”

    “你多陪陪她罢,过了这两天就好了。我等会儿要去部里开会,要我去做课题汇报,不能不去。下午回来后就跟主任请假,到时候让一科的卢大夫来接手。”

    去开会的路上,接到陈文发的短信,“赶紧回**。”

    欧杨珊回拨过去,“什么事x?”

    “刚才谁打你了?汪晓琴没跟我说清楚。”欧杨珊无语问苍天,这是医院还是特务机构x,传得也太快乐吧?

    “我没事,现在正去部里开会。”

    陈文很不高兴,不依不饶地问:“谁打的?我正往你们医院开呢,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添**了,我都快到部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x,说动手就动手,那**的不是重伤吗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通过这事,我发觉有个强大的娘**多么重要,还有,你说我当初多仁义x,就****你一巴掌,你拿**情人儿我碰都没碰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,我耳鸣两天。冯烁那**蛋呢?”

    “医院陪护呢,你千万别去找他x,要不我跟你急。”

    “得,得,我x,行了吧?你**怎么就怎么着罢。”电话被挂断。

    这**伙怎么说急就急。欧杨珊趁等红灯的工夫回拨过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?我不对,还不**吗?你别担心了,我能处理好,真的,有事我立刻给你电话。”她就差立正敬礼,这节骨眼儿,他要是再xx一脚的话,那就更**了。

    陈文没了脾气,放低了声音问:“脸肿了没?”

    “**,有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折腾什么x,还去开会!”

    欧杨珊**空看了眼自己拿红扑扑的半边脸,乐了,“回头率暴涨x,再说,被打的一声多了,也不差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看着办吧,看情况不对别**顶着,听见没有。”

    医院召集各大医院做重点科研项目阶段*研究**果汇报。欧杨珊进**的时候会议已经开始了,她溜边儿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,头发一垂,就遮住了脸颊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冯烁给她打电话说韩颖佳又闹起来了,**针,顶住自己的颈动脉,要求见院**。

    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起身拿着电话走出会议室,她说:“我爸出国了,你姐呢?让你姐来x。”

    “她来有什么用?没办法了,用**吧,我控制一下剂量。”

    “**,对呼吸影响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可真没办法控制了。这样,**神科周主任已经过来了,他要同意上**我们就上,你就当不知道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她坚持她的观点,“冯烁,不能再用**了,就算是周主任,他也会问我的意见,我的意见就是不能用**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上束带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还叫x,现在部里的考察**组在呢,闹大了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们考察的是医疗纠纷,跟这事儿有什么**?我怕什么!

    “可我怕**脆转去**神科那边吧?”

    “疯了吧你,她有必要去**神科吗?周主任确诊了吗?再说那边离咱们这楼有好几百米的距离,**搬动跟转院有什么区别?她现在最重要的是**部创口,**神科那边哪有咱们这边的仪器?”

    “她目前的生命体征基本稳定下来了,周主任和主任说只要你同意就可以转去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过他们了?”

    “**。”

    “冯烁你到底想**吗?”欧杨珊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现在别跟我计较这个,我回来跟你解释,转科罢,你电话跟主任确认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她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治疗**神问题,一旦搬动过程中出现**震动,动脉二次破裂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会**心的,你相信我!”冯烁几近哀求。

    欧杨珊加重了语气,“冯烁,这是人命,没有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冯烁沉默良久,才说:我再跟主任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不对,跟会议主持沟通了半天,提前做了汇报,就心急火燎地往医院赶,途中**地给冯烁打电话,一直无人接听,打科里,科里的人说:“那个韩颖佳x,已经由**神科周主任和咱们这边卢大夫、冯大夫一起护送去**神治疗中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欧杨珊挂了电话,立刻打给科主任。她是韩颖佳的主治医生,没有她的医嘱怎么可能转科?

    主任似乎正在接待客人,她上来就问:“谁同意韩颖佳转去**神科那边的?”

    主任也愣了,压低了声音,“你没同意?搞什么鬼,冯烁是拿着你签了字的医嘱办的手续。”

    欧杨珊问:“人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刚刚送走。你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寒气顺着她的脚底直往上窜。

    车刚到楼下,她就知道xx。

    卢大夫和冯烁从救护车到抢救室,一刻**地急救,还是不能挽救那个韩颖佳的生命。

    欧杨珊坐在急救室外面,不断地深呼吸,试图控制住****的**。她环顾四周,发现那个姨妈没在。

    护士说:“**属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欧杨珊走进急救室,那个**孩的**口还微微地起伏着,生命已经消逝,机器维持着那个**孩的呼吸,却维持不了她的心跳。

    冯烁见她进来,拖住她的手臂就往外拉。欧杨珊没有**,看着护士撤走韩颖佳**的管子,掀起白**单,急救室的**被关上。

    欧杨珊甩开冯烁的手,“为什么?”她死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欧阳大夫,主任叫咱们马上去办公楼。”卢大夫走出抢救室,“快点走罢,今天这事情有点儿**烦,影响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部里下来检查医患纠纷和医德风气,还有电视台的**跟着。如果不是这样,冯烁不会着急要送走韩颖佳,主任也不会同意她的转科,当然,欧杨珊签署的同意转院医嘱也是必不可少的手续。

    卢大夫首先接受询问,之后几位领导在会议室商量半天,中间电话不断,欧杨珊木然地端坐在**口的**椅上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,竟然能偷偷**束带,坐起来,跳下病**”冯烁喃喃地讲述。

    欧杨珊闭上眼睛,根本不想听这些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半晌,冯烁缓缓地说。

    欧杨珊不理他,脑子**作一团。

    很快欧杨珊被叫进会议室,她尽量简洁地介绍了病人的病情。有位部领导问:“这种情况怎么能转**神科?”

    不待她回答,副院**立即说:“是这样的,是病人**属一定要转的。同志们都看到了,患者十分暴躁,闹得很凶,不转**x!哦,还没介绍吧,这位是欧杨珊大夫,杨老的高徒,是我们医院的优秀技术骨**,从海外引进的专**型人才。”

    欧杨珊趁着院****涉的空当,仔细的翻看那些手续。可真齐全,病人**属签署的同意书,自愿要求转科,如果过程发生意外后果自负。好,这样一来医院就没有责任了。

    医嘱上有她的签名,还有她的**章。欧杨珊想了半天,也想不出来是什么时候签的这份东西。她只想起冯烁写她名字时的样子,他的眼睛、嘴巴和手指甜蜜的味道似乎到今天还弥漫在她的舌尖。她下意识地xx咬下去,**的味道令她作呕。

    “欧阳大夫,这是你签署的医嘱吗?”有人问她。

    “病人当时生命体征完全稳定,加上**属意愿**,我们也是尊重**属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欧阳大夫本人签的罢?”

    “欧阳,问你话呢。你不**吗?怎么了,欧阳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跟她没**。”冯烁甩开冯栎的拉扯,冲进来,“签字是我代签的,章也是我从她**拿的备用章。她根本不知道韩颖佳转科的事情。”为了印证自己说的是事实,冯烁当即写出“欧杨珊”三个字来,又怕不保险似的从自己的衬衫口袋里掏出她的印章,在“欧杨珊”三个字的边上xx一盖。

    欧杨珊努力闭上眼睛,似听见有人对她说:“欧杨珊,你是个蠢货。”

    事情过去一个星期,没有人再问起欧杨珊那天发生的事情,那份医嘱及她和冯烁的****了禁忌的话题。院方怕她一时冲动说出什么不可挽回的话,于是强制她回**休假。

    虽然伪造医嘱的事情没有被公开,同时,冯**用尽一切办法压住了病人**属闹事,但流言及其变异产物仍在北方医院内四处流窜,且越传越邪。

    “她到底有没有**神分裂症x,周主任做的鉴定应该没问题罢?”晓琴打了个哆嗦,“好惨x,这**孩怎么这么死心眼儿?不**就拉倒,怎么这么拧呢?哦,对了,你们科那个许婷跟这事儿也有**,就她传得最厉害。而且据当初接诊的护士**说,第一个发现那孩子自杀叫人的就是许婷三儿,你说她们都为什么x?”

    能为什么?还不是为了个情字!十大xx,**筋、剥皮、凌迟加一起也没这个情字伤人,痴人被伤,效果是平方再平方。而且这伤**的是心,没人能看得到,生怕自己忘了**的惨烈,时不时地抓开,挠几下,非要疼出眼泪了才甘心。

    再狠点儿的就自个儿给自己xx一刀,溅得旁人一身**点子。为的是看他惊恐,看他良心不安。自杀者在欣慰之余,又心疼得涕泪肆流,五官移位。不为别的,就因为我恨你的原因是我**你。

    欧杨珊知道,冯烁这辈子是忘不了韩颖佳了,可她用这么惨烈的方式让他忘不了她,值得吗?

    冯栎在出事后找过欧杨珊一次,目的明确,要欧杨珊保守秘密。冯栎告诉她说,目前冯烁情绪很差,暂时不会和外界联系,还请她务必**再对外人提起这件事情。她还说,转院的事情是她**着冯烁和主任决定的,当时那姑娘胡说**说的,万一被**或者有心人传出去,对冯烁、对欧杨珊都没好处;这事儿我们这边也是有责任的,可当时那个情况,能保住一个是一个,谁也别怪,过去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欧杨珊不能理解,什么叫能保住一个事一个,保住谁?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的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自己很快也会离开北方医院,可没过多久,一直不搭理她的欧爸终于给她打来电话,是通知她齐星宇**朋友的手术提上了议程,她主刀,杨院士指导。

    她偷**着溜回医院,做手术之前的沟通。

    齐老爷子、齐豫、欧爸和姥爷早已在会议室聊开了,见她来了,大**都当没事人一样继续说着原本的话题。手术方案其实早就定好了,就是等个时机。

    动手术的那天,她一早来到医院,全程陪着**星宇。

    **醉前,**星宇指着自己的脸蛋说:“****我把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欧杨珊****了一下他的脸蛋,“乖乖的,等你xx醒了,咱们一起看柯南新出的电影版。好了,跟爸爸挥挥手。”欧杨珊指指楼上的玻璃幕墙。

    她对这个手术很有信心,事实也证明如此。

    齐豫在星宇病情稳定后对她说:“你做手术的样子很美,没有一丝犹豫,那么自信,那么无畏。欧阳,你真的适合这身白袍子,白**是生,黑**为亡,跟你的人一样,没有中间地带。**上你的人一定很**,你看上去傻乎乎的,骨子里却比谁都分得清楚。还有,你和冯烁不合适,别误会,只是觉得你应该过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齐老爷子**下也跟她姥爷说:“你说我们**和欧杨珊没缘分吧,可我和星宇的命都是靠她救的;若说有缘分吧,她就是不**我儿子你劝劝她罢,冯**那**子,跟她没戏!”

    欧杨珊在手术后恢复了上半,见有人指指点点,她也不在乎;有人旁敲侧击,她也不回应。

    她对晓琴说:“做名人还真是不容易,回头率这么高,人**看得我自己都有点儿害羞了。”

    晓琴很鄙视地看着她,“看你那点出息。你休假那会儿,你们科那护士站,知道的是护士站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**运火车站售票处呢。你们那护士**是仅次于我的拉风x,进出时她那身后总是一队人呼啦啦地跟着,买饭都不用她自己去,往食堂一坐,随便吃。这个时代,什么最重要?八卦!”

    临近年末,她收到一张机票,寄件人是冯烁。

    晓琴问她:“还能跟冯烁好吗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。他们本来就不是同路人,只是**上了,便牵着彼此的手一起走。**情的力量是强大的,令人神**颠倒,忘乎所以。他们只知道握紧彼此的手,却忽略了,路可以平行,可以**汇,但最终还是会岔开,向各自的方向延展。她无力拉住冯烁的未来,冯烁也无法改变她未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**节后,她同冯烁一起去了美国。时间不**,却拍了很多照片,有他们住过的公寓,工作过的研究室,一起**过的游乐场,帝国大厦,还有那些可**的**和同事。

    之后,他们在机场分手,她回国,冯烁留下,没有拥抱,没有握手。

    冯烁最后说的一句话是:“走罢,别回头,给我留点儿尊严。”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欧杨珊每天上班下班,洗衣做饭。回娘**时跟老娘撒**,跟陈爸下棋,跟陈文斗嘴。闲来无事时,随着晓琴一起抱怨,现在别说是八o后、九o后的,恨不得是二ooo后的**娃娃都已经争先恐后地开**了,适合她俩这年龄段的男人,但凡肢体健全有点儿资本的早被一扫而空,霸占得****净净了。

    晓琴开始频繁的相**,有时欧杨珊也被**拉去凑热闹,她的感想就三个字:救命x!

    “大爷的,都斑秃了还嫌弃我是离婚的,钟江君你故意的罢?看我单身逍遥,就可着劲折腾我,是罢?都什么人x!上次那个见天找我,隔了八辈子的**戚都要带来看病。上上次那个上来就问我,能不能接受丈夫在外面逢场作戏江君,你就放过我吧,也放过你自己,难为你能找来这么多极品来刺**我,就不怕对胎教有影响吗?”

    “别**动,别**动。”江君****自己的肚子,尴尬地皱皱鼻子,“你知道的,我以为你经历过陈文和冯xx,想勇敢尝试更多挑战呢。再说了,多看看才能了解目前的行情,不是吗?三儿,要不你跟我说实话,你就真的跟陈文没可能了吗?他现在可是标准的好相公,我**袁帅看见他就来气,说xx**权之所以高涨就是因为有陈文这种妻**。”

    “他妻**?谁是他妻x。再说了,要说妻**你**那位是绝对标杆人物,陈文能比吗?”

    陈文听了欧杨珊相**的种种遭遇,也是唏嘘不已,明明眼前就有他这个现**的好选择,可欧杨珊就是不看、不理。他跟她谈过好多次,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她看,可她就是咬紧牙关不松口。

    江帆新整了个台球室,开业的时候邀请众人去捧场,欧杨珊那天有手术不能来,派了汪晓琴同志做代表,礼物是一打购物卡。晓琴在包卡的红纸上郑重地写道:“祝:财源广进,早生贵子。”

    晓琴是笑着去哭着回来的,她的手上多出的戒指一看就是江帆挑的,够大,够闪,关键是名牌!

    江帆说了,这么多年,他以为盼不到晓琴对她表白的这一天,如今她借着这样的机会给他暗示,自己当然要响应号召,主动求婚。

    据说现场相当****,两个单身多年、在感情上闷**至极的大龄青年,在**厕所里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欧杨珊问陈文:“为什么是**厕所?”

    “晓琴开始以为江帆拿这个耍她**,一怒之下冲进了**厕所,估计是找棒子想揍某人吧。江帆也真豁得出去,撒开**就追,俩人多年的感情就在那**厕所里**了。你是没看见x,那场面x,哎呦喂就是味道不很好。”

    陈文现在想想都觉得震撼,“真没想到x,这俩人竟然比咱们还能作,**费这么多年。早说开多好,是罢,三儿?”

    江帆和晓琴这对冤**,在江帆求婚后的第二天就火速扯了红本本,谁也没招呼一声打着飞的,直奔马尔代夫而去,一头扎进酒店,急不可耐地享受迟来多年的**房**烛。

    “你这**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处男的潜力果然不可**视。”陈文损江帆,“看你那样,去什么马尔代夫,你俩随便找个好点儿的酒店,包个蜜月**房就完了,反正也不用出**。”

    “妒忌,你这是妒忌,哥们儿我不跟你一般见识。”江帆嘿嘿一乐,“面朝大海,**暖**开。**x!”

    潘曦辰看了一眼陈文,“别得瑟了,咱们陈文兄还苦守寒窑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